江川县 东海县 呼玛县 固始县 资溪县 峨山 衡南县 平凉市 象州县 珠海市 祁门县 通道 阜新市 永福县 右玉县 裕民县
通道 饶阳县 塔河县 乌海市 太原市 游戏 法库县 资阳市 唐河县 张家口市 泰来县 信阳市 弥渡县 布尔津县 双牌县 同德县 新巴尔虎右旗 循化 乐山市 普兰县 宣化县 石嘴山市
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正文

停牌4个月终回应交易所问询 信威集团仍存债务及现金流隐忧

2017-04-27 09:56:21    第一财经  参与评论()人

去年12月23日,信威集团被媒体曝出境外客户实为公司子公司,进而被牵出隐瞒百亿债务、多名股东身份存疑并大量套现等问题。信威集团当天盘中迅速跌停,次日就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出具的问询函,被要求补充披露境外客户及部分股东真实身份,以及信威集团债务和担保等情况。

而从去年12月26日启动核查起,信威集团持续停牌4个月,因核查工作占用时间甚至延期披露2016年年报。今年4月26日晚,信威集团针对问询函进行了发布了长达百页的回复公告,否认与境外客户的关联关系等质疑。但同时披露的相关数据,也坐实了境外客户多年亏损等质疑,海外业务收入稳定性和持续性又遭质疑。

此外,信威集团还详解了买方信贷的业务模式,及其对海外公网业务的推动效果。但同时,由于采用此种模式的境外客户大多是处运营初期的新兴电信运营商,且多呈亏损状态;这为提供大额对外担保、较高比例货币资金质押的信威集团,埋下了担保和流动性的风险隐患。

子公司腾挪股权变客户

据此前媒体报道,信威集团的境外客户柬埔寨信威首当其冲遭到质疑。股权变更痕迹、模糊的注册地和实际控制人信息等,都指向了与信威集团的关联关系;但通过转让股权而脱离信威集团后,柬埔寨信威转身成为信威集团30亿元订单的大客户。在此次回复中,信威集团坐实了柬埔寨信威与公司的“瓜葛”。

附:柬埔寨信威历次股权变更

柬埔寨信威成立于2010年9月。成立之初,柬埔寨信威是重庆信威的子公司、北京信威的孙公司;王靖同为北京信威、柬埔寨信威的实际控制人。2011年10月,柬埔寨信威发生了首次股权变更,Khov Chung Tech成为新实际控制人,股权转让采取注册资本的平价转让。

致同会计事务所对此出具意见称,重庆信威于2010年开拓柬埔寨市场,向Khov Chung Tech推广技术和业务;但后者表示需要时间观察,重庆信威由此设立柬埔寨信威,并在测试网运行之后向Khov Chung Tech投资的公司转让股权。据其出具的多份声明,否认了与信威集团及王靖、公司董高监等的关联关系。

但Khov Chung Tech随后就在2014年就将所持股权全部转让,柬埔寨信威的控制权发生了第二次变更。而这次接盘的新任股东,其背后股权架构更为复杂而隐秘。公告显示,2014年12月至今,SIF Telecom Cambodia (Project) Limited为柬埔寨信威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Liu Jian。作为柬埔寨信威新控股股东的股东,SIF Telecom Asia, L.P是有限合伙企业。但会计事务所此次核查并未拿到SIF Telecom Asia, L.P的合伙协议,也未能取得其有限合伙人的股东名册。

附:柬埔寨信威当前股权架构

无论是短暂持股的Khov Chung Tech,还是结构繁复、无法穿透的SIF Telecom Cambodia (Project) Limited,公告对柬埔寨信威两任实际控人的背景情况、产业或投资背景都没有做详细说明。比如,在论述转让柬埔寨信威股权时,公告引用了Khov Chung Tech的说法,认为此举是因为“经营电信行业公司并非易事”。而对于现任实际控制人对柬埔寨信威的规划,公告也并未多言。作为信威集团重要的海外客户,柬埔寨信威的持续性发展、业务开展和采购规模能否稳定都存在不确定性。

除股权变更被质疑外,柬埔寨信威身上更大的质疑在于与信威集团签订的30亿元采购合同。上述媒体报道称,以柬埔寨信威的实际经营和产品情况、当地市场占有率等,均难以支撑上述高额采购量。报道所提及的柬埔寨信威2012至2015年累计亏损达11.4亿元,也被上证所问询函重点问询。

在此次回复中,柬埔寨信威连续亏损的情况也被坐实,相关数据还透露销售额规模波动较大。

根据信威香港(信威集团孙公司)与柬埔寨信威签署的相关协议,前者向柬埔寨信威提供相应基站系统设备及软件、终端设备、配件以及技术和服务,合同总价4.6亿美元。截至2016年9月30日,柬埔寨信威向北京信威及其子公司累计采购货物3.85亿美元。但从逐年销售金额来看,销售额波动幅度较大。